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西省贵溪市委员会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芗溪民俗新风巡礼

 

古语云:“俗成于下”、“俗随时移”、“入境而考俗,因俗而考政”。调查记录1990年至2008年跨世纪的18年间贵溪民俗的变化,可以看见社会普通百姓的生活状况、行为方式和思想观念所发生的巨变。这18年间,贵溪社会急剧转型:改革开放不断深化,计划经济转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农业生产实行包产到户,人民公社解体;大批农民涌向东南沿海乃至国外务工,约20万农民工每年挣回巨款,同时带回外部世界的各种新信息、新观念以及在现代企业打工所养成的文明礼貌、举止、习惯;城镇化规模逐步扩展,第三产业大发展,创业致富舞台和渠道拓宽,城乡居民收入增加、生活改善的同时,闲暇时间增多;义务教育普及,市民文化素质提高;互联网普遍化,信息传播空前快捷。所有这些因素,从物质条件和思想观念上推动了社会风尚、生活习俗以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发生着划时代的演变。贵溪老一辈人认为:这18年民俗民风变化之快之大,可与辛亥革命后民国初年、解放后建国初年相比拟。
18年来,贵溪农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发生了革故鼎新式的变化。包产到户让农民有了自主权,不再被束缚于本村本土,青壮劳动力率先“冲出家门赚钱去”。历来《贵溪县志》都称:民俗“安土重迁”,即安于本土不愿外迁。民间有谚语:“早见爷娘晚见妻、半年辛苦半年嬉”,可见贵溪农民祖祖辈辈都愿守家务农。但自合作化、公社化以来,广大农民长期被压抑的要求挣些“活钱”、摆脱“紧巴巴日子”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一旦公社解体,改革开放春风劲吹,立即化作“闯码头发财去”的冲动。自1990年代初开始,大批农民先是到浙江、福建、广东一带打工,逐渐遍及全国,后来有些人远赴欧洲、非洲、俄罗斯。其中,历史上有制糖酿酒(熟悉发酵技术)、食品加工传统特长的志光镇周塘一带农民,创出了“贵溪(鹰潭)桃酥王”特色品牌,已形成遍布全国大中小城市的一大糕点产业,贵溪、鹰潭籍从业者达一万余人。泗沥、周坊一带农民,先是到浙江义乌为物流公司做搬运工、在针织厂做合同工,逐渐掌握一些技术和经营门路,然后回乡开设与义乌联营、承接来料加工的成衣、玩具、雨伞等工厂,凭借交通、电力、信息就地把闲散劳动力组织成产业,这些从事加工业的男女农民,已经从小农生产方式中蜕变出来,而成为制造业工人或厂主。此外,贵溪在外农民工,在闯荡过程中逐渐形成了“抱团创业”的群体。
由于青壮年都外出务工,留守老人难以承担重体力农业劳动(尤其是收种紧张季节),而外出务工者又挣到了钱,有能力支付机械雇用费。因此,贵溪农业机械化进程自然加快,电力、机械动力大幅度取代了人力、畜力。至2008年,全市70%以上农田已采用拖拉机耕耙、使用电动收割机收获稻谷,加以普遍使用稻田除草剂和化肥,人力耘禾和积肥也免除了。几千年来传统农业单靠人力加畜力的生产方式,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
由于许多农户都实行“口粮、蔬菜靠自种,用钱开销靠打工”的家庭生计模式,农业生产布局随之发生了改变:人民公社时“以粮为纲”、“以猪为纲”,大力改单季稻为双季稻,要求多养猪,贵溪曾是全省养猪大县。如今,南北乡丘陵山区,大面积农田由双季稻回种单季稻。80%的农家不复养猪,耕牛也显著减少。“猪是农家聚宝盆、牛是农户半头家”的观念不再。
由于农业现代化水平的提高,虽然人力劳动投入大为减少,但粮食年总产量和农业生产经济效益,仍得以保持稳定并逐年有所增长。据估算,每亩农田人力劳动的时间和强度比18年前已减轻了约三分之二。而且因不养猪,不必种、采、煮饲料,不必清、运、施猪栏肥;因改用煤、液化气、沼气用作炊事燃料,不必经常上山砍柴;因不少村庄有了自来水或安装了压水机,不必挑水;因洗衣机普及,妇女省了洗衣工夫;衣服、鞋子都上店买,妇女省了针线工夫。特别是生育子女少,家庭各种负担大为减轻。总之,由于农业生产劳动和家务劳动的大幅度减轻,才有可能允许数以十万计的男女青年劳动力长期外流而无碍于社会正常运行,并且让留乡的中老年男女有较充裕的经济来源和闲暇时间可自由支配。这18年,是贵溪农业和农村向现代化之路的真正迈步,没有响亮号召,没有大批工作队下乡,这悄无声息的演变,却是对亘古未变的传统小农自然经济的生产、生活方式以及思想观念的彻底冲击和突破。
贵溪城镇化进程也在逐步提速。一批批进入城镇开店创业、买房居住的农民,多是因外出打工挣得启动资金的“有本事的人”,见过世面,信息灵通,懂得经营,收入较丰,是市民中倾向于追赶现代生活潮流的群体。
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是移风易俗、新风开启的深层基础和强劲动力。以下具体记述民俗变化情形。
穿戴服饰:追求时髦、舒适、富丽
时装变化,从发式、冠戴、衣裙、鞋靴到佩饰,变幻迅速,异彩纷呈。
衣着:18年来,穿衣经历了从求保暖到求齐整、求考究、求靓丽以及求舒适的几个阶段。男子从当初的单一中山装(制服),到牛仔衣、西装、夹克,再到各式休闲装。昔日一套制服,补了又补;到2000年前后,中山装、补丁衣在贵溪已基本不见,衣服一褪色就抛弃,不再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近几年,职业男士时兴舒适、考究的休闲装,獭毛领、全绵羊皮、丝绸缎面,价格四、五千元一件。当然,穿衣的品牌档次取决于其持有人民币的厚度,但一般人都信奉“穷里不穷外”准则,尽可能穿好衣,显得有精神,旁人看得起。尤其是时下“富人受人敬、寒酸惹人嫌”的世态眼光,令男人们都不敢对“穿着细事等闲看”。至于贵溪女子,穿着大都喜欢红色,显得喜气、吉利。姑娘夏天穿开领低的紧身连衣裙,透明长袜;冬天穿大翻毛领皮衣、戴皮帽、蹬高筒靴。旗袍曾一度作为酒店女服务员的工作服,但不久就因不便行走、不便干活而被淘汰。虽然贵溪女性尤其是妙龄女郎赶时髦的多,时装色彩缤纷,但不会过分花哨,着异装者极少。中老年妇女选购衣服主要着眼于显得年轻态、光鲜,仍持端庄。儿童服装则品种奇多,色彩花样不断翻新,无论城乡,大人都舍得在购买童装上花钱,娃娃们个个都显得漂亮、精神,堪称“祖国的花朵”。
首饰:城乡女子不论老中青,手头多有一到数件金银饰物如金项链、金戒指、手链、手镯、足链之类(富家妇则戴此类饰物的加粗、加重品)。但一般不戴金项链上街,因时有摩托飞贼突抢项饰的事件发生。近年来,有钱男士流行戴高价名表,手表不再用于看时间,而是身份、地位、财富的标志。
穿鞋:从草鞋、布鞋到解放胶鞋、塑料凉鞋,以及各式皮鞋、长筒马靴、旅游靴、户外登山鞋、夏鞋、冬鞋、春秋鞋,越来越舒适。由此还衍生出以擦皮鞋为职业者。
美容:城镇中,青年女子普遍烫发、油、画眉、纹眉、描眼、纹眼线、割双眼皮、贴面膜、纹唇、拉皮、E光去斑、光子嫩肤、美甲、微整容等等,这些美容业务都设有专店、专师,顾客办理月卡、年卡、会员卡,可享受优惠服务,有些女士每年美容消费超万元。至于50岁以上女性,大多数都染黑发,中青年女子则染金发、红发,也有个别绿发蓝发。
美体:男青年流行纹身,女青年则热衷于减肥瘦身。
饮食:从只求一饱到节食养生
民以食为天。1959~1979年间,吃饭一直是个大问题。尤其是1960年前后,人们谈话时常说的一句话是:什么时候能够吃饱饭,那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了!后来则是期望:什么时候口粮敞开供应,那就好了!
当上世纪九十年代取消粮食供应证、饱腹无忧后,人们就转而追求“享口福”。
多年来,无论公宴家宴都求丰盛,鸡肉鱼蛋加喝酒,力求“吃喝个痛快”。不料人们逐渐发现,昔年“饿怕了的人”,现在“营养过剩了”,不少人得了所谓的“富贵病”:高血脂、高血糖、高血压。大家醒悟过来,开始讲究科学饮食,为保健养生改变吃喝习惯。21世纪开初以来,城镇居民一般早餐吃些杂粮(红薯、玉米、燕麦等),中、晚餐荤素搭配、清淡低盐,每顿控制进食量,只吃七八分饱,不吃猪油吃色拉油,多吃瓜果、青菜,有些人还设法到处寻野菜吃。不少人为肥胖而发愁,为减肥而奋斗。随之,街头减肥瘦身服务行业也悄然兴起,有的人不惜花万元减20斤体重。宴席上常见的情形是:青菜端上顷刻扫光,鸡肉鱼则总剩大半,被倒进泔桶拿去喂猪。于是有人调侃:过去猪吃的东西现在人吃,过去人吃的东西现在猪吃。
住宅:乡村竞相盖华屋
上世纪九十年代,市区各机关、学校都集资建房,干部职工只需出资几万元就可分到一套二、三居室的住房。与此同时,商品房建设兴起,到2008年,市区及近郊已建成住宅小区80多个,其设计皆为厅室厨卫齐备的套房,分别有二室一厅、三室一厅、四室一厅。城镇居民、乡镇干部和农民纷纷进城购房,一些人甚至拥有多套住宅。城区市民住房条件得到改善的同时,从民俗学角度看,高楼鸽笼式住宅却淡漠了邻里关系,农村亲眷到楼宅来作客也甚感不适不便,他们作客吃饭喝酒惯于热闹喧哗,但立刻会招来上下左右住户的敲门抗议。
贵溪农户住宅历来属江南瓦舍小宅院型,多数系石木、砖木、土砖木结构,中为厅堂,两旁为卧室、厢房、厨房、猪牛栏及谷仓,形成四榀一舍、五榀一舍、六榀一舍的对称方整式建筑。近18年来,95%以上农家都新建了住宅,资金来源主要是外出打工挣的钱。建筑式样开始时都是红石或红砖墙、钢筋混凝土平顶两层结构,称为“洋房”。然而,此后农村新建的房屋越来越上档次,式样由框架结构、屋顶红瓦、瓷砖贴墙到中西合璧、仿欧式建筑,楼层加到三、四、五层,房屋的功能则由以前的遮风避雨,到求坚固宽敞、舒适卫生(厅、室、厨、卫配套,采光通风,网络、自来水、太阳能热水器一应俱全),再到追求富丽堂皇。
据了解,乡间最早出现中西合璧或欧美别墅式住宅,是由南北乡多位木匠、泥瓦匠率先回村建造的。他们到外地别墅群建设工地打工,常接触到设计图纸,学到经验、积攒下钱以后,就回家来照样建新式住宅。这种当地从来没有过的华屋犹如鹤立鸡群,引起远近各村在外务工、经商而有钱的人们艳羡,也纷起仿效并别出新裁;而此前早已建成的钢筋混凝土平顶房也不甘陈旧逊色,纷纷大翻新样,重新“妆扮”:加盖红瓦尖顶,新造罗马柱阳台、环形走廊,外墙加贴彩色瓷砖等,样貌顿时一变,成为西式别墅。这导致乡村竞筑华厦争新斗艳之风大起,且至今方兴未艾。其中也折射出一个问题:农村积聚了大量闲散资金,未能提供适当渠道以投入开发性扩大再生产,于是都用于营建可以摆阔气、争面子的豪华住宅了。
志光镇周塘及其周围村庄(位于沪昆高速鹰潭出口处右侧)建成的一大片数百幢农户高档住宅,则是统一规划的,一律红瓦粉墙,格调一致,层次三至五层不等,犹如城市住宅小区,一排排一行行,整齐如方格稿纸。原因是当地外出打工者都是分布于全国各城市的桃酥店经营者,春节时业务太忙不能返家,相约于每年端午节回来团聚。这时,就由村族主事者以会议形式决全村有关事项,凡当年计划新建住宅的户主当场报名出资,委托留村建房的专门班子负责施工,房主则仍去外地赚钱,待来年再返村时新宅已建成了。这种村内人际关系的演变,也是当代才能出现的一种新风尚。
行路:由两腿、两轮到四轮
自古以来,人们花在走路上的时间和力气无数,所谓“一生奔波劳碌”,总叹“行路难”。上世纪七十年代,贵溪全县还只有1辆破旧的公共汽车,干部们下乡全靠两条腿,他们戏称是“乘11号车”,农民运物的主要工具是独轮车。但近20年间交通大发展,市区发展到有9条公交线路,运营公交车有40多辆。此外还有不少出租车。农村公路已实现了村村通,偏远山村也可到附近车站乘城乡公交车。从家庭来看,迈过了从步行、骑自行车到摩托车、电动车、直到私家小轿车这5个台阶。2012年,市区繁华街道两侧已出现私家车停靠拥挤状态。贵溪一中教师拥有私家车,2008年为8辆,2012年增至60多辆;市内一小商店店主,全家4个成年人就拥有小汽车1辆、电动车3辆、摩托车1辆。外出打工者,有些人回家过年不再挤火车,而是开着轿车,分别从京、沪、广、闽等地长驱返乡。有些人则开车载着一家子出外旅游(自驾游)。一些手头宽裕的市民(包括城乡、男女老幼)跟随旅游团或自行结伴,乘火车甚至飞机,游北京、香港、台湾,乃至新、马、泰和印尼。
结婚:婚庆活动市场化
定亲:男女结婚,民间习俗是须经议亲、相亲(“察主家”)、定亲三个环节,男方须相应摆规模由小到大的三次酒宴。21世纪以来,这项程序已简化为定亲一次宴会(“成事饭”),原因是大家都忙且对宴席已不再稀罕。宴会前举行定亲仪式,订婚男女各向对方的父母及一众亲戚逐个作揖并响亮称呼,对方亦都回礼并发给红包,从此两大家族就算互相认可了这门亲事,结为姻亲。
聘金(彩礼):定亲时的一项重要内容是男方给女方送聘金。聘金数额在一定地域通常有个约定数,但近18年来,聘金数额在不断增大。南乡通例:1990年代1.8万元,2005~2008年升至8.8万元,塘湾地区则已达12.8万元~16.8万元。北乡较低,2008年后为8.8万元。此外,定亲时的宴席开支加上男方给女方带来的所有孩子的红包钱(俗称“打发”),还有结婚之日女方家摆喜酒请客的费用也由男方承担,此三项约需6万元。所以,农家娶一个媳妇,总开支约需15万到20余万元,少数家庭无力承受,故尚有三、四十岁尚未娶妻的单身汉。但也有一些男青年在外打工时结识外省姑娘,相爱而结婚,就一般无需给女方家送聘金。
嫁奁:1990年代,通常以“四大家电”为嫁妆(彩电、冰箱、空调、洗衣机),也有陪嫁摩托车、新式沙发和高档床上用品的。后来,因家电普及,由男家置办这类器物,嫁女时只在皮卡车上载几个家电空箱子用以装样子,而以另外方式作嫁:有返还部分聘金的,有赠“创业本钱”的(送银行卡),有送一辆小轿车或一套新房、一间店面的。有位新娘收到父母兄弟赠送的多张银行卡,一进洞房就有20多万元“创业本钱”了。如今独生子女多,富裕的家长都愿在儿女的终身大事上慷慨解囊,他们对彩礼、嫁妆的看法是:送彩礼的多少,是男方情意的表示;嫁妆的厚薄,是女方对情意的回报。尤其是富人嫁独生女,只要是“掌上明珠”所钟爱的男生,赠送嫁妆更是大手笔。
婚庆公司:进入21世纪,随着社会上追求婚礼的隆重、热烈、多彩和新潮,市区首家婚庆礼仪公司“花嫁之约”于2007年9月在擂鼓岭开业。到2008年,市区已有7家婚庆公司,形成以“甜蜜经济”相称的婚庆市场。婚庆公司串联典礼策划师、婚纱店、花店、酒家,实行系列服务,包括:吉庆场面气氛布置(鲜花彩球、充气拱门、剪彩道具、花篮陈列、鞭炮烟火),会场、司仪、音响、摄像设备,新娘婚纱、婚戒、婚车装饰,喜宴摆设等。婚庆仪式多样化:有欧洲西式婚礼、中国经典传统婚礼,还有各种主题婚礼(由新人对浪漫爱情向往或现实感人的情景自行设置主题,婚礼即以此为主线来设定表达方式),如韩式婚礼、烛光婚礼、海洋婚礼、蝴蝶婚礼、草坪婚礼、卡通婚礼、教堂婚礼等,都为追求时尚的贵溪青年人所接受。至2008年,“花嫁之约”已代办婚礼庆典350多场。婚庆公司还下乡到塘湾、文坊、周坊、罗河、志光、河潭、泗沥等地代办婚礼,带去设备立拱门搭彩台,把城市现代婚礼仪式传到农村,招来众多村民围观。
在婚庆操办市场化、礼仪浪漫化、情调多彩化的同时,未婚先孕、奉子成婚、闪婚闪离等往昔被公众所不认同或惊诧、嗤笑的行为,如今都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
上门承办喜宴:昔时红白喜事,皆由家庭操办。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城里人办喜事,开始作兴到酒店、饭馆预订宴席招待来宾;随后,农村人家也多在集镇酒家办喜宴。2005年前后,各乡镇陆续有人组建上门代办筵席的公司或团队,只要一个电话预约,届时承办者就会开车载着厨师、刀具、锅灶、液化气罐、桌椅碗筷乃至露天设席架棚用的蓬布到主家来,主人只要自拟菜单、采购食品即可,不论多少桌酒菜都能准时开宴,主家连碗筷都不劳洗涤,只要出一笔代办费,就办成了一桩热热闹闹的喜事。
岁时节日:传统在延续,气氛在淡化
春节:仍是一年中最隆重的节日,外出者不论远近都要赶回家团聚。2000年前后起,一些家庭到酒店预约包办年夜饭,手头宽裕起来的儿女们为免除年老双亲忙做团圆饭的劳累,愿出一两千元让一家子在馆子里过个轻松欢快的除夕。但因日常餐桌上不乏鸡肉鱼蛋,社会上热闹事也多,“天天像过年一样”,故人们都感到,往昔年夜饭、春节时的那种特别浓郁的洋洋喜气,似乎在渐渐淡去,春节的意义仅剩下“家人团聚”一项。旧时元宵节前活跃于街头村落的龙灯、狮子灯、蚌壳灯所剩无几。为减轻烟尘和噪声污染,一些小区居民相约,将除夕初一辞旧迎新之际本要三次燃放鞭炮(谢年、封门、开门)的惯例,革除为仅在年夜饭开席时燃放一次爆竹。除夕夜给儿童发“压岁钱”的习俗仍盛行且钱数增多,有些孩子能获压岁钱数千元。幼辈给长辈拜年,多数已由送烟酒补品改递红包了。亲友之间则流行“电话拜年”、“短信祝福”。
清明:每逢清明祭祖扫墓,子孙辈都很虔诚。今人在享受着现实的幸福生活之时,往往缅怀先人处于物资匮乏年代所历的艰难辛酸,油然动了补偿于九泉之遐想。2000年前后开始,祭品供应商迎合大众心理,制作出越来越多的“现代祭品”:冥币中不仅有仿制的本国纸币,还有多种外币,且面额最大的达数十亿元;有各种“银行卡”、“房产证”、“股票”;有各类“营养品”;更有塑料或纸制作的家用电器和手机、轿车、飞机、别墅乃至麻将、扑克。今人在坟前焚化这些祭品,是祈愿先人在天之灵也能过上当代人间的富裕生活。一些农村的“清明会”旧俗也在恢复。
端午:吃粽子、划龙船,仍在沿袭;门上挂菖蒲、艾叶,少部分人家持续;喝雄黄酒,已罕见。
中秋:吃月饼的习俗保持着,但旧时一家人饮茶吃月饼赏月的情趣少有了。孩童们最高兴干的“摸青”(中秋夜结伙摘人家瓜果、扳甘蔗、挖红薯均不算偷)、“烧瓦子灯”(捡破瓦层层叠成如炉灶状,内烧柴火,或泼以煤油、汽油,熊熊燃烧)这类游戏,也已趋于消失。
“洋节”:外来的节日(“洋习俗”)开始流行。圣诞节,父母给孩子送礼物。情人节,爱人们送玫瑰。中国传统是“逢十”庆生日(如十岁、六十岁等),现在青少年则每年生日都要庆贺一番:买蛋糕,邀几个小伙伴,吹蜡烛,许愿,合唱“祝你生日快乐”。
文体活动:城乡蔚然成风
“衣食足、兴歌舞;太平年,响锣鼓。”物质生活丰裕了,就追求精神享受,力求活得有乐趣。18年来,城乡市民自发组织的文娱体育活动不断增温。在城区,信江畔、公园里、住宅区大院中,太极拳、柔力球、剑舞、扇舞、街头舞、腰鼓队、乐队、门球等,不仅老年人热心参加,中青年也积极参与其中。雄石镇退体人员和家庭妇女自发组织多支乐队和越剧班,每日相聚于公园或老年活动室,练习乐器演奏和排练剧目,经常应邀到城乡各处喜庆场合演出助兴。在农村,2006年全面铺开的新农村建设项目,至2008年已完成665处(村),每村皆建有休闲广场,包括小公园、花圃花带、池塘水面、休闲亭、健身设施和老年活动中心(一般在祠堂中),为文体活动的广泛开展提供了理想场所。每天早晚,村中男女老少在做健身活动,大嫂大娘们随着音响设备中传出的乐曲,翩翩起舞,嘻嘻哈哈,自得其乐。流口镇木杓垅林家成立了林氏赣剧团,置办道具戏装,能演出《玉堂春》《玉麒麟》等剧目。周坊镇丁家坊75岁老妪杨荷花,从电视上自学打腰鼓,然后做教练拉起一支有18名女队员的腰鼓队,应邀到各村表演;古港村卫生所医生杜淑燕对照电脑视频学舞蹈,带动本村10名姑娘成立了歌舞队,在农村各种庆典中登台演出。
进入21世纪以来,贵溪青年男女还兴起了双休日结伴骑自行车带帐篷、食品进入南北乡深山,白天登高、晚上露营的“健身热”活动。他们成立了多个“驴友”俱乐部或户外运动者协会(由自行车商行发起或赞助),经常参加活动者发展到200余人。更有身强力壮者,结伴徒步穿越贵溪西南端大山原始森林中人迹未至地带,搭帐篷过夜,作探险式的体魄锻炼,藉以锻炼自身开拓进取的坚强意志。
租房陪读:望子成龙新风尚
1990年代末,开始出现前所未有的一种新风尚:陪读。不论城乡,当有子女升入贵溪一中(高中)后,部分家长就会设法在一中校园内老师宿舍区或学校周围住宅区租一间房子供孩子住宿,父母或祖父母中一、二人陪住,照顾孩子饮食起居,称“陪读”。陪读者或辞去工作、放弃营业,或仍坚持工作而早午晚到校料理,穿梭于校、家、单位之间,非常辛苦,直到三年后孩子毕业升入大学为止。陪读者越来越多,长年有数百人,因而一中内外房租连续涨价。2008年,一间房月租金达1500~1800元,家长每年仅交房租就得花1.8万元~2.1万元。
从小培养孩子有一门艺术爱好和特长,也是一种时尚。不少家长让子女从六、七岁开始就利用假期进入各类培训班或个别拜师,学习书法、绘画、音乐(器乐、声学)、舞蹈、跆拳道等技艺。
续修家谱:旧俗融新的“再生习俗”
贵溪民间历来有续修家谱的传统。世纪之交,贵溪受外地续谱风的影响,涌起一阵续修中断已过60年之久的家谱潮流。18年间,全市90%以上的村族都续修了新谱,主持续谱的多是退休的各级干部、教师和农村中的长者,修谱得到广大族众的支持。主修者们普遍认识到:修谱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之一,谱牒有存史、资治、教化之功用和学术研究价值,但传统家谱在精华中夹杂着糟粕。当代续谱应当与时俱进,继承中有扬弃,更要在内容与形式上有所创新,融入时代精神,起到弘扬美德、凝聚人心、敬业守法、团结友善、促进社会和谐与经济发展的作用。这个续谱宗旨,在众多新谱的《凡例》、《家训族规》、序跋以及世系图中男女平等、入赘出继书写方式的改革和谱书装帧印刷的精美等方面,都有鲜明的体现。民间修谱,涉及范围之大与人口之众,却没有引发纠纷。各族颁发新谱期间,典礼隆重热烈,宗亲欢欣联谊,演戏几天几夜,成为一次盛大的农村文化活动。
(来源:贵溪报,作者吴厚荣)
 

2014-2018 版权所有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贵溪市委员会
电话:0701-3315789 传真:0701-3315789 邮箱gxszxbgs@163.com 地址:贵溪市政协办公楼

备案号:赣ICP备14002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