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 欢迎访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西省贵溪市委员会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史春秋

邵式平在贵溪土地革命开创时期的一段历程

 

邵式平同志是贵溪苏区的创始人之一。我与他是北师大同学,一九二七年邵式平和我都在国民党江西省党部工作。这年四月中旬,他以国民党江西省党部特派员身份为掩护来到贵溪。当时贵溪已秘密成立了中共党支部,只有党员七人,杨庸为党支部书记。邵式平到贵溪后,立即召集党支部成员开会,分析了当时的革命形势,指示了今后工作的方向。经会议研究,决定分别在柏树里江家、中坊渡苏家、上坊渡张家及板桥林家成立农民协会筹备小组,并发动县城和城郊群众筹组工会、农会、商会、学联会和妇女会。其时邵式平住在我家(雄石镇西街18号),后来又住进国民党县党部<今雄石二小附近),因白色恐怖日益严重,为了邵式平的安全,我们劝他暂时隐蔽一下,于是女子小学和儒学头孔庙一度成为邵式平下榻及办公的场所。大约在四月底,邵式平在我家召开了党支部负责人秘密会议,根据当时的形势和任务,为了壮大革命声势,决定于五月五日召集南北两乡农民及县城工、商、学、妇各界群众大会,声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事变的罪行。经过分头发动和组织,各界群众三千多人按时齐集大操场,农民各自肩荷锄头,队容整齐威武。大会由江宗海主持,邵式平和我相继讲了话,痛斥蒋介石在上海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罪行。会后举行了游行示威,一路口号声此起彼伏,群众情绪非常激昂,途经西后街“大夫第”省议员汪楚书家,群众怀着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刻骨仇恨,自发地破门而入进行捣毁,并逮捕了当时赫赫有名的土豪劣绅张星照、丁耀堂、李德斋等五人,押送县党部进行审问。他们表示知罪,次日予以释放。这样,有力地打击了官僚豪绅的嚣张气焰,大长了革命人民的志气。
正当革命斗争蓬勃发展之际,五月七日下午我们得到密报,反动军队已由西门潜入城内,企图围捕共产党人。当时我们还没有掌握武装,同志们便秘密撤离县城。江宗海同志因在药店买药被蒋军捕获。邵式平、张光华和我正在天主堂向十四中学的学生进行革命宣传,我继邵式平之后讲演时,突然看见我继母的儿子胡元春(木匠)从外面匆忙跑来向我招手示意,要我中止讲话。我见他神色紧张,知有紧急情况,即同邵式平等步出会场,胡元春只说了两句话:外面正在搜捕关产党人,江宗海已被捕。话音刚落,他便拉着我们急步由后门走出,迅速爬上天主堂后面的北门城墙,城墙外面是一座土岭,地势较高,易于跳越。胡元春率先跳下,然后接应邵式平,张光华和我,并指引到柏树里的去路。当我们正走在路上的时候,忽闻洪亮的口号声随风飘来,接着枪声一响,我们心中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很快便得到确切信息:江宗海同志已壮烈牺牲,临刑前还高呼“共产党万岁”等口号。这位英勇的共产主义战士,牺牲时仅三十岁左右。他那临刑不屈、视死如归的伟大形象,至今还一直活在我的心中。我们到达柏树里,当天深夜就在该地农会筹备组的房屋里举行了江宗海烈士追悼会,邵式平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致了悼词,并用血的事实控诉了蒋介石的罪行,说明今后革命斗争的残酷性。会后一个农民对我说:“城内蒋兵只有一排人,我们有把握解决他们”。我立即向邵式平汇报了此事,邵式平对农民的心情深表赞许,但因时机尚未成熟,又未得到上级批准,他不同意轻率行动。从这件小事,也足见邵式平处事深思熟虑,有着高度的组织观念和坚定的纪律性。
随着反革命气焰愈加嚣张,邵式平的安全面临严重威胁。第二天,我的妻弟受我爱人嘱托,通知我和邵式平立刻转移到和尚源郑家我的外婆家暂避。三四天后风声更紧,我们又转移到老屋董家我的岳父家住了一段时间。后因县城里的同志分散隐蔽,一时联络不上,而邵式平在贵溪的工作已告一段落,于是由我一路护送前往资溪,不久即与方志敏、黄道等同志会合,终于用两条半步枪开拓了广阔的赣东北苏区,在中国革命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章。
新中国成立后,邵式平同志肩负省委书记兼省长的重任,还念念不忘贵溪革命老根据地的人民,曾先后多次到贵溪视察工作,并打听我的下落,经他的推荐和安排,我于一九五四年到现在的江西教育学院任教。有一次,他从贵溪视察工作回到南昌,用宣纸条幅写好一首《菩萨蛮》词,派人赠送给我作为留念。这首词,表达了他对贵溪土地革命开创时期这段历史的深切怀念,现恭录如下:
风雨苍茫车行疾,
渡江方晓江流急。
今日到贵溪,
旧梦犹依稀。
 
城郭庆拆除,
空剩跃攻处。
中流浪滔滔,
渡船逐浪高!
 
(来源:《贵溪县文史资料》第一辑 1986年3月出版 张石樵口述 汪渡整理
 
上一条:贵溪县参议会始末
下一条:贵溪赋

2014-2018 版权所有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贵溪市委员会
电话:0701-3315789 传真:0701-3315789 邮箱gxszxbgs@163.com 地址:贵溪市政协办公楼

备案号:赣ICP备1400207号